张小邪217

TALKLESS
FUCK THE PAST
SUCK THE FUTURE
不能自由選擇 那就選擇自由
底線是自己

「远程控制」李赫x云熙

R级。远程道具使用。无直接doi描写。

财阀二代/特邀模特-李赫。演员/大奖被提名人-云熙。

斜杠( / )用作敏感词分割,无特殊意义。带*处可以看文末附录,一点小的信息分享。食用愉快。

 

————正文————

 

「我认为,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安全词。」

「啊…嗯对,不要动嘴。」

「你知道自己漏了什么。」

「不要动嘴。…主人。」

不要动嘴,云熙咬着牙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像是会对着口水快流到地上的小馋猫说的词。几乎是性/爱时段里他对李赫说得最多的,毕竟谁也不知道离大动脉只有几厘米的尖牙会不会犯错误。他说这句话时,下边盖着的意思通常是「...

2019-08-09

「不如流连」

润玉视角 无限loop设定 

暂无售后 食用愉快

————正文————

 

「呃啊…」

就打个盹怎么还弄得腰酸背痛。撑着脑袋醒来,才发现自己是以怎样别扭的姿势陷在一个枯木绕成的座椅上。嗯?璇玑宫什么时候多了这种摆设……

「你醒了。」是一个没什么起伏的女声。寻声望去,那姑娘系成麻花的乌黑长发间,插着低调却华贵的簪子,高束腰的裙摆撑开得不小,容貌是极好的、却生得陌生。

诶等等,等等等等……也不是邝露,这打扮也不像是天庭的人。这,这什么情况?

一个激灵,困意消了大半。仔细看着周围,简直像个空旷的暗室,几乎没有透光。藤蔓攀缘、寸绿不见,难以忽略的...

2019-08-07

堕入星河(67)【大结局】

📢在嗎來看神仙完結文


冥想观察第三世界:

  赵一眠死后,天庭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复了魔域卞城,参战的众兵将脸上都是自豪的笑意。那卞城王可是魔尊,卞城可是魔域最大的城池,初战告捷,令人欣喜!

  魔域其他城池也像死了一般寂静,没有一家势力出兵救援卞城,反而是各自锁死了城门不相往来。

  天庭兵将更开心了,魔域内部分裂至此,天庭胜算再加一筹!

  九霄云殿上,太微设宴犒劳诸位兵将。正当众仙家兴致高涨、酒过三巡的时候,本应驻守在南天门的兵将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殿内。

  “这大喜之日,你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陛、陛下,夜神殿下他、他……”

  喝酒品宴的仙官们纷纷转头看向帝位上坐着的太微,...

2019-08-04

「于云朵与烟火间」(六)

㊣不良与奶霜

前段时间,李赫旧宅子的信箱里多了封信。勉强能看个七八的文字间,说的是对自己有恩那位姑娘的女儿如今在学校遇到了麻烦,校方不搭理更不作为,希望他可以出面相助。

李赫是没想到他这贵人有天会被请去调节破烂高中的纠纷。还能怎么办呢,那晚喝多了随口一应,倒是把麻烦留给了今天。

订了来回日本的机票,留下出入境记录这件事上李赫还算守法。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只有润玉才会飞。他李赫平日可没福分免费享受云间美景。

这份安分只持续到落地。上午大阪御好烧,下午北海道现杀刺身,晚上神户天价和牛。他当即就把机票一退,决定在这里小住小酌大吃特吃。

……有个耐折腾的钱包和特殊能力,再加上被润玉调教得...

2019-07-26

「耿耿星河欲曙天-停更公告」

如题。无论如何,都是我的不好。真诚、再真诚地道个歉。向自己、向耿耿星河欲曙天、向鬼玉也向大家。

我原本就是个随便写东西的,因为二两和冥想两位让tag的关注度涨了起来,我也跟着受惠,受到了一些喜欢。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一直有在说,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这篇的大纲没想好走一步补一步飘一步,其实这些都算是借口。容不得文字不纯粹的原因、三次自身心理状态的原因,这些也都可以算是是借口。退到心里那个越喊越响的声音,也就只是「我不想写了」「让我停下来想想」。

这段时间做出决定真的远比这一秒的措辞要难上数倍。一个个字敲出来如今就要搁置了,我是第一个也是最舍不得的人。或许就此结束,或许想好路力挽狂澜、卯足劲推翻重来。我...

2019-07-23

「于云朵与烟火间」(五)

㊣ 犬牙

(概括就是两次doi之间的talk(x

「呼…李、李赫…你是狗吗?」

用在街巷里下一秒就该抄家伙动起手来的话,被肩头小露、漫身春光旖旎的人喘息着说出,倒像是西域秘传的香辛料——下锅一颠勺、轻易就变了味。

润玉这话不是凭空胡言。近日,李赫生在原本虎牙位置的长齿,确实亮出得愈发勤了。

自己作画时,吊着手腕的右臂被他从身后搂上轻啃一口。自己蒸鱼时,忙着往炉灶里添火的手也会被截下来吃个印。自己与他……与……一同睡不着觉时,他更是变本加厉,结网般边咬边亲、分寸都不落下。

「我没说过吗,还挺喜欢这样的。」天方才初亮,李赫理好衣衫,腾出一手帮润玉揉搓着腰背。

「这东西控制起...

2019-07-15

「于云朵与烟火间」(四)

㊣ 趁人之危

(1.擦边车!写得很顺,希望大家吃得快落!

当一个生物认准了地盘、盘踞于此,且千年不死、万年不灭,那么会发生什么呢?

没什么新意的回答——非常富有,非常。

很显然,命运给李赫使了个绊子后,不近人食的饮食习惯似乎让他免了毒,也开了窍。随便收集些银两瓷器、名画古书,不稍几十年转手一卖就是大钱。再耐得住性子些,一百年、五百年,李赫有的是时间。

「真不来?」「真不去。」

这是李赫第五次约不上润玉了。臭东西,也不知道在天上捣鼓些什么,信号也没有、非得拿破铜镜传话,要有4G该把漂亮小脸蛋多清楚。他咕哝着把镜子用绸布包好,再安稳地收进木匣里。口是心非。

刚寄到家的pr包...

2019-07-14

「耿耿星河欲曙天」(十四)


这已经是润玉第二次逃离地宫了。这一次,他唇齿间都挂着会从自己以及任何一个普通人体内流出的血液,新鲜的腥味让他在日光下胃里一紧,趔趄着去扒上近处的树干就开始干呕。

像是有什么人反手握着铁制兵器拼命地向他喉间顶捅,只觉难受,不算浓的锈味在急促的呼吸间冲进了大脑。「…润玉!」

「别…,别过来。」还是李赫的声音。润玉咬紧了后槽牙,使着劲将树皮扯下才强忍住呕吐之意。他要做什么,他从地宫里追出来做什么,一介杀人如眨眼般频繁且容易的吸血恶魔不是畏惧阳光的吗?

先是靠近后是同化、现在是想拿着绳结将自己捆回永不见天日处终身监禁吗?可以,自己能估猜到的结局,他李赫自然做得出来。

润玉垂眸,扭了脖颈去看,...

2019-07-13

「于云朵与烟火间」(三)

㊣ 辛苦了

润玉探头望望弯腰在池边拨弄小鱼的李赫,默不作声地走过去,挑了个木栏边的位置坐下。

「这个亭子搭得好吧,我看你挺喜欢的。」双手交迭,润玉望着李赫微弓的背影,开口说道。

「嗯,有吃食可以存在我这儿喂。」
「今晚吃什么,桂花鱼好吗?」

「好,你做的都喜欢。」

食指轻敲手背相触的声音,水花起落的声音,风吹过发梢的声音。

「李赫,」润玉往前挪了几寸,额头轻轻抵着面前人的肩侧,「…我累了。」

心室传到头顶的跳动声音。

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两个人都只擅长的独自处理的问题,如何安慰、如何回话,涉世略深的李赫也未曾谙熟。

于是他将润玉搭在自己腰侧的一只手揽起放到嘴边,露出...

2019-07-11

「于云朵与烟火间」(二)

㊣ 尾巴

(前排感谢@冥想观察第三世界←灵感from冥想老师˃̣̣̥᷄⌓˂̣̣̥᷅ 尾巴和古诗都是 嘿嘿

穿长衫的年份里,润玉还是成日成日地闷在璇玑宫里,也不知道撺掇着什么秘密。李赫倒担心自己的夫君出什么病症。半真半假地借着去商务印书馆一类地方淘书收藏的机会,拉扯着润玉下人间溜达。

谎话编得自个儿还当真了,这倒好。隔三差五地才下去,半个世纪都过了,哪还能续着买齐系列书啊。

李赫,冷静。不能对一条小龙发脾气,嗯嗯。

润玉倒是看出了些端倪,想着这件事告诉他也无妨。虽说是未曾提起的生事,但毕竟也不是什么外人。「我…呃,怎么讲好呢…啊,我换尾巴呢。」

「换尾巴...

2019-07-08
1 / 23

© 张小邪21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