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邪217

FUCK THE PAST
SUCK THE FUTURE
底線是自己
樸智旻 陳偉霆 劉昊然 易烊千璽

你是光,你是光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沒那麼依賴睡眠與床鋪,而是繼續運作大腦去捕捉那些轉瞬即逝的靈感想法。
日子該過得更簡單點,不是要一成不變,而是要在反復循環中找到有趣可愛,找到every minute的特別之處。
言語是效率最低的真相供給源。
可我不知道現今還有什麼方式,所以寫了下來。

「走校道的時候我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我擅長什麼。
我總是想嘗試,或正在嘗試別人擅長,或已經熟悉的東西,所以總是要差一些。

好啦,不胡亂說了。上邊都是擺上檯面的話。
其實我確實是覺得自己好像很多事情都做不好,很多做過的事情也沒有做得多好的。

想了想覺得我想堅持的東西,那些名義上還算是拿得出手的東西都是半吊子。真的,字面意義上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SSS看到了初中的rapper,在光鮮亮麗——我也曾經幾度站上去——的舞台上抓著很穩的節奏控著很好的場。因而想到了她所說的迎新會的rap solo。我不止一次地覺得,也說過我有多喜歡,熱衷看到別人揮灑血汗淚(?)在自己熱愛的事情上的。
發光發熱的感覺真的好好噢。

她今天應該說是第一...

「nowhere」(三)

糖果糖小甜饼。连载♪
chapter3 未披露舍友

————————

自练习生时期开始同居距今已有七年,不断更换舍友以提高默契度的举措也是心照不宣。偶尔因为贴身跟拍录制或者是节目提问环节需要才会对外公布宿舍分配情况。

自然,不为人知的事情还有许多。

比如这个一搬进新房子就里里外外认真考察,在网上飞速购物,用些可拆卸可揭落的道具把床周围这里装装那里添添,让许多日用品触手可及拿取便利、像是装备齐全的居家电竞玩家。——以及对面床上简单放置的长枕,维持被掀开后状态瘫在墙角的被子,以及床角后跟未并拢的男士拖鞋。

田柾国很少在房间看到闵玧其,即便看到也很少搭话。印象中那家伙多半时候滞留在工作室,再...

假如,我是說假如。
如果站在台上那幾次,都被現在的自己認定為是幼稚可笑或是恬不知恥。如果連我都否定了自己那就真的。

「輕度痛經」

以後會注意照顧著點的,如她所說。你不不需要用這種往復推拉的疼痛來告訴我我的性別特惠啦。——本身就不是喜歡拐彎抹角的,疼痛也來得猛烈一些好不好呀,深切認真接收到後我還要抱著被子睡覺的。

啊,你真是個壞東西吧。

不過,也很感謝這一點點啄食一點點吞噬一般的痛感。像是奔騰而來、臨近海岸時卻又柔和輕撫的海浪。我知道,你願意給我這樣的新鮮感,一陣子猛烈疼痛後再一點點拿捏著力度推進,抽了鞭子再一點點再藥里摻和著鹽粒撒下。

原來你熱衷於這樣的情趣。……我在講什麼,我也不知道。

你總能讓我重新找回那已被遺忘一段時日的無力感,以及依賴症。我很明白自己聽不進安慰或可憐的話語,反倒是那些浮於表面碎碎叨叨的提點...

「十七歲。」

更多的話留著慢慢講給你聽。
更多的事留著好好做給你看。

「nowhere」(二)

糖果糖小甜饼。连载♪
chapter2 礼物与包装。

————————

第一次想着带礼物的时候,闵玧其从手边的书架随意抽了本书。其实也谈不上随意,那是他一次跨国游中在经费所剩无几时一眼相中而花重金买下来的。放在手边最近的地方,是经常翻阅的书目,但因语言障碍在阅读上有一定困难,再加上悉心呵护,依旧有九成新。

田柾国收到书的时候很惊喜。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收到用泡泡纸简单包装后的香水小样,闵玧其心里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要是敢送什么发腻或太清甜的味道我就全倒进他的漱口杯里」,而是——下次应该像这个手工能力者学习,也弄得好看些。

另一件事是闵玧其稳固这个想法的根基后决心实践的导火索。有次休假闵玧其抽

「171107」

留一條待編輯給晨曦的轉折點。
「思想是自由的,理想是高遠的。」
「要去擁抱,去熱愛,而不是因為所謂的懼怕而退縮怯懦。」

這是真的最後一場了。
不完美是完美的組成部分。
少年在笑。
路是世界的另一個名字。
Will you be with us till the end?
謝謝你們,真的謝謝你們。

————————

BTS WINGS TOUR
2017 BTS LIVE TRILOGY EPISODE III
IN MACAO
正式落幕

© 张小邪217 | Powered by LOFTER